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无限秘闻之归来篇!】(序-03)【作者:abc123421】
【无限秘闻之归来篇!】(序-03)【作者:abc123421】
字数:81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前言:一切都是脑洞惹得祸。

                 序

  午后的阳光温暖而柔和,投射在某栋小屋的窗台之上,透过窗台,可以看到房间内简单干净的布置。

  木质的单人床上,天蓝色的被子被叠好放置在床头。旁边同样有一张木质的书桌,书桌上整齐地摆放着简单的文具与书籍。

  阳光穿过窗户的缝隙,在书桌上洒下大片光斑。屋内并没有人,也没有声音,一切都显得温暖而静谧。

  然而片刻之后,屋内的光线陡然间都黯淡了下来,就好似所有的光芒都有了生命一般,纷纷逃离这间小小的卧室。

  不,它们并没能逃离房间,而是被一团突然出现在房间中央的漆黑漩涡给完全吸收掉了。

  漩涡缓慢地旋转着,同时却也在慢慢地缩小,由人头大小渐渐缩小至一臂宽,而且缩小得越来越快。

  就在这时,一只白皙无暇的手臂突然从愈加窄小的漩涡中央穿出。周围没有任何的光线,但那条唯一穿出的手臂却散发着柔光,给人以一种不可亵渎的圣洁之感。

  天籁般的柔音从漩涡中似有似无的传来。

  「我才不要回去呢,那种地狱一样的生活。」

  紧接着,另一条手臂几乎是紧贴着漩涡的缝隙及时穿出。随后,两臂向后一摆,一道紫色的倩影便如鱼般从漩涡中冲出,躺在温和的地板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人影冲出之后,整个房间都仿佛亮堂了不少,因为人影浑身赤裸着,纤细的身体泛着微光,如一块洁白的宝玉。

  这时,漆黑的漩涡霎时间扩大几分,从内部传出一声诡异的怒吼,漩涡内部涌动着浓郁的黑雾,几乎要溢出来了。

  「呵,你又过不来,有本事像当初那样来抓我呀!」

  讥诮的话语从躺在地上喘息着的人影口中吐出。

  漩涡瞬间又大了一分,浓郁的黑雾霎时间从漩涡中涌出,让地上的身影浑身一颤,喘息声也突兀地停止了。

  但黑雾仅仅从漩涡中涌出几公分后就化作虚无消失无踪,让浑身紧绷得近乎颤抖的人影松了一口气,也不再去撩拨某个危险的角色,自顾自地闭目喘息着。
  片刻之后,小小的房间内,阳光再次洒落。温暖的阳光让地板上的身影四肢舒展着,几乎要舒爽得呻吟起来。

  「从地狱到天堂啊……」

              第一节归来之人

  对于孙立来说,生活只是一碗平淡的白开水,每天上班下班,睡觉吃饭娱乐,他并不奢求太多,只要自己的儿女与妻子生活愉快就让他极为满足了。

  说到儿子孙佑,孙立十分放心,因为孙佑从小就十分懂事,成绩名列前茅,假期还能自个去餐馆或者酒吧打工赚取生活费。

  而女儿孙兰,就让他十分糟心了,调皮捣蛋的事情几乎样样精通,虽然学习成绩还行,但总是让他放不下心。

  「喂!孙立你还在发什么呆?!快去叫小佑和小兰下楼吃饭。」

  周慧怡望向坐在沙发上神思忧虑的男人,放下手中的碗筷,翻着白眼喊道。
  晚餐时间自然是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交流的时刻了。

  工作繁忙的他中午时常都不在家中,而平时儿女们不是上学就是出去玩或者躲在房间里不知捣鼓些什么。

  应该是在学习吧,孙立安慰着自己。

  「小佑饿了么?多吃点……」周慧怡夹起一大筷子肉,递到正在狼吞虎咽的儿子碗中。

  孙佑微微抬头,低声道了声谢谢。

  那是一张清秀的脸庞,黑色的短发下,是两弯柔和的眉毛与一双同样漆黑的眸子,给人一种柔弱感。

  而一旁的孙兰则眨了眨眼,她刚才似乎看到了哥哥眼中泛起了水雾,但此时看到的却是深邃的瞳孔,就像是无垠的星空,令人着迷。

  「快吃饭,别整天想着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孙立看到女儿突然发呆,用筷子轻敲了下女儿的瓷碗。

  「哦。」孙兰回过神来,低头扒饭,脑袋里却反复回忆着那双好看的眸子。
  「对了,最近你们在学校怎么样?」

  「孙兰你的成绩好像又下降了吧,多学学你哥,整天嘻嘻哈哈的像个什么样子。」

  絮絮叨叨的话语在餐桌上回荡着,孙佑吃饭的速度却慢慢降下来了。

  因为这些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他想要一字不漏的全部记在心里。

  因为这些似批评实关心的话语,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了。

  已经过去多久了呢?

  记不清了。

  但某些曾以为再也不会忆起的久远记忆,此刻,却从那一堆悲苦胜过欢笑,凄惨大于安逸的杂乱记忆中,鲜活地跃动于脑海。

  这种生活他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了。

  看着仍在与一家之长斗争着的妹妹与劝和的母亲,孙佑的嘴角微微上抬,露出一抹略显奇怪的微笑。

  柔和而温暖,就像降临人间的天使。

  就在这时,孙佑的神情微变,修长的眉头顿时皱成了一团。

  「可恶……」

  某些小状况的发生让孙佑有些措手不及,但他仍然坚持着,开心地看着家中的打闹。

  然而饭还未吃完,他终究是坚持不住了。

  小心地放下碗筷,孙佑低着头,尽量维持着声音的平静,轻声道:「我吃饱了,先上楼了。」

  缓缓起身,低头离开了。

  大概只有妹妹孙兰在哥哥起身的一瞬间,仿佛瞧到了哥哥脸上那一抹瑰丽的红潮。

  望着哥哥安静而缓慢的走上楼,孙兰奇怪地挠了挠头,刚想跟上去看看,却被父亲孙立呵斥着快些吃饭。

  于是孙兰脑海里奇怪的感觉便和饭粒一同咽下了她的肚子。

  楼梯上,待到亲人们的身影无法看到时,孙佑再也无法维持身体的平静,背靠着墙壁,浑身颤栗着。

  从清秀的脸颊到衬衫休闲裤外露出的肌肤,无不透露出一种妖异的粉色。
  这短短几分钟,孙佑干净的额头上便布满了细密的汗水,整个人也都仿佛虚幻了起来,若隐若现。

  「可恶……」孙佑呢喃道:「忘记这个要命的身体了。」

  颤抖着扶着墙,孙佑艰难地往自己的房间内挪移着。

  「不能在外面……被发现就遭了。」

  带着不安的情绪,孙佑用尽最后存余的力气,打开了房门,关闭,上锁。然后他再也受不住内心燃起的火焰,靠着房门渐渐瘫软在地板上。

  他艰难地喘息着,身体也开始明灭不定地闪烁起来。

  抬起右手,孙佑凝视着食指上的银色指环,这是他唯一从那里偷偷带过来的物品。然后咬咬牙,伸出左手将指环从食指拽下,丢到一旁。

  粉色的光晕霎时笼罩在孙佑身体周围,黑色的短发枯木逢春般极速地延长,并被渲染上一层绚丽的淡紫色。清秀脸庞的曲线愈加柔和,睫毛被拉长,鼻子与嘴唇也仿佛缩水般小了一截,不变的只有那两弯柔眉与眼瞳中的黑眸。

  身上的白色衬衫则瞬间被两团突兀出现的山峰撑大起来,胸前的两颗纽扣摇摇欲坠。臀部也陡然圆润丰硕不少,将包裹的休闲裤撑得满满的,但与之相反的是手臂与腿部则缩短了几分,只是其外露出的肌肤更加的细腻光洁,如白玉般耀眼,腰围更是小了一圈,整个人就像个小葫芦。

  几秒钟的时间,就仿佛天地变换一般。

  孙佑对此似乎并不感到奇怪,他当前的难题是——在家中身体自动发情了,该怎么办。

             第二节记忆与日常

  身为身体的主人,孙佑对自己身体的状况却不甚了解,在那个奇幻的世界遨游的后期,充斥着大量他不愿回忆却始终盘踞在他脑海中的黑色记忆片段。
  无尽的血色、扭动的触手、可憎的魔物、贪婪的人类、悲戚的呻吟、无奈的屈服……

  而也在那个时候,他的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被人以或科学或魔幻的手段强行添加了数不清的基因片段与性征。

  他被彻底的改造了,除去他仅剩的力量核心,被隐藏着的最后的一颗光之种。
  他大概已经不是人类了吧,或者说,很早以前,他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了。

  而且,虽然耻于承认,但他在那个无尽的世界之中,始终都是以女性的身份进行闯荡的,逃离那个地方后,实质上他仍然是一名女性。当然,这些事情都是无法对周围人诉说的。

  「呵,所以说身体发情得越厉害,头脑就越清醒这种恶趣味的特性是那人什么时候给我加上的。」

  右手不听使唤地滑进了因为腰围缩小而略微宽敞的内裤中,发出断续的「噗啾」声,左手则插入衬衫的缝隙轻轻地揉动着胸前的峰峦,拨动着那早已翘立的粉色樱桃。

  「唔咿——!」孙佑跪立在地板上,轻喘着,但只是这样子轻轻地触碰与摩擦,她的脑袋却不由得后仰,身体也由于大量喷薄的快感微弓着。

  「真是…唔…让人厌恶的…哈…清醒啊。」

  孙佑半闭着双眼,睫毛轻颤,两腮间的红晕未曾褪去,反而更加鲜艳了。
  脑海中,某个灰色片段陡然间开始不停的回放。

  ……

  拥挤的街道上,一位身着薄纱的少女步履蹒跚地行走着,早已被汗水湿透的身体将薄纱紧紧地贴合在身上,胸前的殷红与白嫩的肌肤隐约可见,她的脸颊与透过薄纱的身体布满艳丽的红色。无数目光聚集在少女的肉体之上,犹如饿狼一般,似乎想要将少女整个吞下。

  而在少女看不见的前方,一位青年摩挲着下巴,轻声自语着,却传到了少女的耳边。

  「欲情水的浓度似乎超标了,夏奴你还清醒着么?听到了就眨眨眼。」
  没有回应,就连周围偶有「意外」触碰到少女身体时,少女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怕不是脑袋烧糊喽?」

  而在下一个瞬间,少女便整个人如同淋了一盆凉水,忽然就从迷糊中清醒了过来。

  比正常情况更为清醒的她瞬间就了解到了自己的处境,几乎赤裸着在大街上闲逛,而且身体不停渴望着被填满。

  「愈发情愈清醒的感觉怎么样?」少女耳畔突兀地传来某个记得烂熟的声音。
  她似乎没有选择的余地,少女老实地轻声回答道:「很难受……」

  清晰地感受着被无数视线凝视,身体也丝毫不抗拒,或者说是不知羞耻地迎接着一只只偶然触碰到她的咸猪手。而每一下的触碰都会让她身体震颤一下,紧接着便是侵袭而来的巨大快感。

  这时,一只旁人无法看见的手伸入了少女的薄纱内,径直前往少女的私密处,随意地翻动着少女的两片花唇,然后中指弯曲,勾入了一片泥泞的幽谷。

  耳畔有声音再次响起。

  「看到你难受,我就会很开心……」

  少女很清醒,所以她知道是他,少女很清醒,所以清晰地感受到了手指在蜜穴中搅动的每一丝细微动作。

  抠、挖、插、摇……

  清醒的少女握紧双拳,大腿轻颤着,蜜穴内向外喷涌着蜜液,击打在手指上,溅落在街道上。如此清晰的绝美高潮是少女几乎不曾体会过的,她终于轻吟出声了。

  「咿唔——!」

  呻吟声如同火线的引信一般,瞬间引燃了男人的欲望。

  少女的薄纱被用力扯下,显露出身形的青年赤裸着,拉扯着她的手,随后就从后方贯穿了她早已淋漓的蜜穴。

  青年无视周围瞬间嘈杂的人群,用力侵占着身前的美肉,因为他视他们为蝼蚁。

  少女并没有青年淡漠的境界,所以愈加羞耻,但她却无法抗拒身体传递而来的汹涌快感,娇媚的呻吟声无法抑制的从喉间溢出。

  「别…唔呀…在这里…嗯哈…」

  少女试图用手遮挡胸前不停摇晃着玉乳,却被青年拉开,让那对软嫩随着青年的抽插而前后晃动着,晃花了行人的眼球。

  「让蝼蚁们也好好欣赏女神充满情欲的表情与姿态吧。」青年如此说道,保持着连接状态,双手抬起少女的双腿,朝两边大大分开,然后继续挺动着腰间,甚至开始迈步向前行走起来。

  少女的身体如同煮熟的龙虾般遍体通红,微偏着头,咬着下唇,发出闷闷的呻吟,垂落的粉色发丝被青年撩至耳边,露出绝美的侧颜。

  少女清晰地记得,这一路她几乎是高潮不断,始终在云霄不曾落下——她高潮了整整13次。

  「呼~」孙佑轻轻吐出口气,将在脑海中晃荡的记忆尘封。他的问题暂时解决了,虽然代价是高潮了3次,至于脑海中的记忆,他才不会说是为了让气氛与感觉更好才回忆的。

  重新收回身体的控制权,孙佑抽出满是汁液的手指,望着手指间黏稠的丝线,叹息道:「看来要换身衣服了。」

  寻到被丢在一旁的指环,戴上,孙佑撑起仍有些酥麻的身子,从衣柜中找出一件蓝色睡衣,整理下了凌乱的衣服后便去洗澡了。

  楼下,母亲正清理着厨房,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着今日的新闻,妹妹不在,大概是回房间了吧。

  孙佑快步走向卫生间,锁门,脱衣,放水。

  「好久没有享受过独自泡澡了……」

  摘下指环放在椅子上,孙佑跨进满是热水的浴缸,发出舒爽的叹息。

  打上肥皂后,孙佑轻柔地擦拭着自己的身体,但仅仅是抚摸般的擦拭,就让他浑身如同过电一般轻颤着。

  「还是这么敏感啊……特别是……」

  手指滑过胸前的嫩乳与无毛的蜜部,孙佑咬着牙清洁着,即使敏感,但他还是要享受这次泡澡的。

  久违的泡澡让孙佑浑身清爽,带着愉悦的心情回到房内床上躺下,很快便沉沉地睡去。

  夜幕降临,世界渐渐变得安静起来。

  而在某个房间内,一位熟睡中的人儿满头汗水,四肢摇摆着,带着几乎要哭出来的音色,口中不停地呢喃。

  「不…不要……我不行了……」

  片刻后,孙佑猛然睁开双眼,如同溺水之人急切地喘息着,唯有那双黑珍珠般的眸子在夜色中格外耀眼。

  「原来是梦么……」

  「好久都没有做过梦了啊……」

  从床上翻身,站立在窗台边,孙佑望着夜幕下的街道,安静而绚丽,亦如头顶的那片璀璨星空,不知其深,不知其广。

  他便这样静静地站立着,直至天明。

  接下来的两天,风平浪静,除了偶尔在某间卧室或是浴室内传出的如猫般的细小呻吟声。

  孙佑也成功的再次融入了学校与家庭,仿佛没有任何不和谐的地方。

              第三节不速之客

  (作者君勤勉起来连自己都害怕!)

  第三天的午后,夕阳的余晖方才褪去,干净整洁的卧室内,孙佑坐在书桌前,正咬着笔头,盯着眼前几道陌生的数学题,这曾经让他深恶痛绝,如今却倍感亲切的家庭作业已经与他斗争了整整30分钟了。

  这几天的惬意日子自不必多说,孙佑久违的享受着家庭的团聚与同学间的吵闹。

  城市的喧闹被隔离在这间小小的房间外,房间内显得无比的祥和与安静,只有笔尖偶尔在稿纸上滑动的「沙沙」声。

  而在这静谧的时刻,「咚咚咚」规律的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谁呀?小兰么?进来吧。」孙佑没有回头,撑着下巴继续与难题斗争。
  直到他的右手被轻柔地抓住,孙佑才感到奇怪的回头,随后原本柔和的眼眸便陡然间收缩几分,嘴角扬起的一抹微笑也突兀地凝固住,变得有些滑稽。
  身旁这张无比熟悉的脸庞大概是孙佑永生难忘的梦魇了。身为他万千身份中的人类模样,本是平凡无奇的脸,却充满着异样的魅力,黑发黑眸,身上穿着简单的白色休闲服与黑色牛仔裤。

  但是他是怎么突破这方世界的屏障的?明明以他如今虚弱的力量根本无法降临这方世界。

  神思流转之间,孙佑勉力维持着身体的平静,只是被握住的手掌有些不安的颤抖。

  青年抬起另一只手,缓慢地、一根根地掰开孙佑因为紧张而死死攥住的手指,捏住那环银色指环,缓缓抽出。

  「不……」

  孙佑艰难地吐出一个单字,微微收紧手指,这简短的动作却仿佛用尽了他所有的勇气。但青年却极为耐心的再次缓缓掰开他弯曲的手指。

  脑海里的一幕幕记忆如流光般闪过,孙佑脸色惨淡,颓然放弃挣扎,内心升起的细微反抗之心未曾壮大便陡然破碎了。

  指环被青年放在一旁,孙佑扭过头去,不再注视那双如夜色般迷人的眸子,反而盯着桌上未曾答完的习题怔怔出神。

  没有太多的悲伤,因为他的泪水在过去就已经耗尽了。他只是有些感叹这桌上的题目大概再也做不完了吧。

  直到她的睡衣被轻轻撩起,一只微凉的手掌摩挲着她软嫩的腹部,而后慢慢攀上那两座圆润的乳峰细致把玩之时,孙佑才回过神来,脸上泛起迷人的红晕。原本竭力维持的平静在青年极其熟练的挑逗下也片片破碎,化作一声声羞耻的喘息与闷哼,她的身体也随着青年手指的舞动不停地震颤着。

  青年并不出声,孙佑也不知该如何反应,只好沉默。而时间就在青年不停把玩着孙佑滑腻的乳峰中缓缓流逝。

  直到敲门声再次响起,这次门外的确传来的是小兰的声音。

  「哥哥你在么?」

  这一刻,孙佑内心的某种情绪得到了缓解。

  他们并没有事。

  小兰再次询问了一次。

  孙佑将哀求的目光投向一旁的青年,但青年只是带着玩味的笑容继续揉捏着那团软腻,不置与否。

  小兰没有得到回应,但几秒钟后她就缓缓推开房门,探头探脑问道:「哥?」
  房间内一片漆黑,小兰只能接着黯淡的星光勉强看到在床上有人形的起伏。
  「哥你睡了么?」

  「嗯~」

  床上传出闷闷的应答声,还有些细微的古怪声响。

  「那个……我有点事情想问你。」

  黑暗中,只有如蝇般的喘息声作为回应。

  小兰继续呆立了片刻,才突然醒悟般出声道。

  「那,哥我明天再来找你……」

  「嗯~」

  小兰缓缓退出房间,关上房门,她摸了摸脸颊,微微发烫,刚才房内那撩人的声音让她心绪不宁。

  哥哥竟然偷偷带女孩子回家了……

  待到小兰离开后,房间内的灯也重新亮起,而在灯光的映衬下,孙佑脸颊的桃红色靓丽而诱人,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啃上一口。

  几分钟前,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让孙佑将身旁的青年与她自己一同推到了床上,关上灯,蒙上被子。

  黑暗中,她身上的睡衣睡裤不知何时便被青年剥掉了,随后便是他肆无忌惮的玩弄和揉捏,还有孙佑咬牙压抑的闷哼声。

  虽说如此,但对她身体的所有敏感区域,青年都了如指掌,于是她只能在他的重重攻势之下,丢盔弃甲,然后不知廉耻的在妹妹面前高潮了。

  青年掀开被子,露出一具白玉似的赤裸女体,而在女体的私密处下,是一片被濡湿的床单。

  孙佑颤抖地坐起,躺靠在床头,身旁是神色淡然的青年。

  这时,青年终于开口说话了,气息如渊如峙。

  「其实,我更喜欢你真正的模样,而不是现在这幅变幻后的样子。」

  青年的话让孙佑神色惨淡,如非必要,那副羞耻的模样是她根本不愿面对的,那种身体仿若沦为饰物的模样。

  「怎么?不愿意?几天的安逸生活就把我这个主人给忘了么?夏奴。」青年眯起了眼,露出了微笑。笑容虽然柔和,却给人以冷酷的感觉,如同死神的微笑。
  久违的称呼吓得孙佑身体一震,而青年脸上的微笑更是让她心神颤抖起来。
  尚存的记忆中,她大概面对过3次如此的微笑,似乎让人如沐春风,但其结果却是她再也不愿想起的经历了。

  重重压力之下,孙佑甚至不敢喘息。眼眸微闭,几秒后,室内无风自起,她的身体泛起白色的光晕,并不是那种刺目或纯洁的白,更像是经历无数次洗礼后的乳白。

  等到光晕褪去,孙佑的模样并未发生太大的变化,但却给人一种仿佛熟透了的虚幻感,其身体无意识的轻微扭动着,如同熟透的蜜桃,等待着采摘。

  不过在孙佑的颈间,出现了一轮魔纹遍布的银灰色项圈,彰显其主人的所有权,而那两团正在轻晃的玉乳之上,同样突兀的多出了两轮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的金色乳环,而在下方难以观察到红豆旁,有一圈紧贴着的金色细小圆珠,似乎感受到了身体主人的兴奋,正在「嗡嗡」的轻震着。

  这些已经同她的身体融为一体的饰品自然不仅仅是装饰作用,其装饰作用在她那恶趣味的主人看来只是多重功能的冰山一角罢了。

  青年略带满意地瞧着眼前这具几乎开发完全的女体,无论碰到何种类型具有怎样兴趣的生物,眼前的尤物都可以让其得到最高的满足感。他对于自己的杰作充满成就感,不过一些惩罚还是必须的。

  「那么,我要离开了。」

  从青年口中传出了让孙佑眼眸瞪大的话语,但回归真身后回忆起的优秀奴隶素养让她选择沉默地聆听。

  「你难道以为我的这具化身拥有力量么?」青年从床上走下,随即转身古怪道:「这化身的时间大概还剩下最后5分钟了吧。」

  听到了难以置信的话语,孙佑几乎要跳起来痛扁眼前诈她的青年,但青年长久以来的威势还是让她不敢下手。

  「是不是想跳起来打我?看来这么久的调教你还是没有彻底屈服嘛。」
  带着恶趣味的笑容,青年继续道:「不过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哟,对了,你看过寂静岭么?」

  「这个世界可能会被你的力量彻底异化哟,这段不短的时间就让它们代替我好好教育你吧~」

  「时间不多了,不和主人来一个最后的吻别么?」

  没等孙佑反应过来,她的唇就被彻底的占领了。她想要反抗,但被拥紧的身体却本能的发软,享受着唇齿间的唾液交流。

  他的气息,她现在大概根本就抵抗不了吧。

  孙佑闭上了双眼,主动地伸出了香舌,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睁眼,四周空无一人,这让她有种诡异的失落感。

  「呸呸呸,可恶的家伙,我可不会患斯德哥摩尔综合征呢,早晚有一天要干掉你!」

  ……

  午夜,12点整。

  孙佑被脑海中诡异的钟声震醒。

  打开灯,周围的墙壁仿佛刹那间度过了几十年一般,泛起了枯黄,而食指上的银色指环似乎也失去了能力,让他恢复成女体的模样。

  而下一时刻,周围开始响起了诡异的「沙沙」声,就像无数爬虫在地面上摩擦的声响,墙壁都仿佛被血色泼染,如同无数血管结扎在一起。

  「这就是…我要面对的异常么…」盯着诡异的画面,孙佑低声呢喃着。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